红烧奇异果

不吃父子cp,但也不排斥,其余基本杂食党,吃粮比较多,产粮的少而且不好吃

话说早就想问一下编剧漫画书好不好吃了,说好的生殖隔离呢?而且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把克里斯还回来?!!!

一二代绿红小甜饼,一发完,短

呃,没什么剧情,就是一个不甜的小甜饼,不喜误入



街上的人行道匆匆,哈尔攥着手里的几张纸币在街头磨磨蹭蹭,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不断催促着他。




明天就是巴里.艾伦的十二岁生日,也是在巴里母亲去世,父亲入狱,马丁把他接回家后他所过得第一个生日,可他过去一个星期费心尽力做的昆虫标本集在今天早上被卡萝尔的猫吃掉了,从卡萝尔发现到卡萝尔通知他,再到他赶到,他只来得及眼睁睁的看着那只白毛小畜生慢条斯理的吃下最后一只鹿角虫,那是他在森林公园花了两个小时才从那棵最高的树上找到的,为此他还不得不翘掉了自己唯一喜欢的科学课,哈尔的科学课老师以前是个飞行员,曾在美国空军服役,经常会在课上把话题转到自己在天上的经历,而且他的中心城口音总是会让哈尔亲切很多。



但此时,在他的昆虫标本在那只猫的肚子里不断消化直到他一周的心血都付之一空的时候,哈尔不得不上街买一个礼物——用他手里的几美元——他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月的第一周就把零花钱花个精光,还是拉着卡萝尔一起,不然可爱多金的卡萝尔小姐就能为她那只愚蠢的贪婪的不知好歹的宠物的恶行而付出金钱的代价了。


所以,五美元,一个看的过去——哈尔看得过去而且巴里会喜欢的礼物——开什么玩笑?


巴里对自然科学相当着迷,尤其是化学,所以他喜欢的东西一般都和科学沾个边——也就是说一般都不便宜,至少不会是五美元,天,这五美元还是哈尔找巴里借的,哈尔庆幸巴里没有多问,不然他就得告诉巴里嘿我想给你买个生日礼物所以你能借我点钱么


哈尔沮丧的拉了拉夹克的衣领,清晨的温度还是有些低,不过再冷的天气这个时候也冷不过哈尔的那颗冻得发白的小心脏了。


“嘿,小子,想来点什么。”


头顶的声音,男孩蓦然惊醒,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走进了一家花店。哈尔抬头一看,几乎被对方的一头金发亮瞎了眼睛,黄金般的碎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璀璨夺目,就像巴里的一样,哈尔在心里感叹后默默加了一句。


“你好,先生,”哈尔有点心虚,“我能...随便看看吗?”看看能不能找到五美元的花,哈尔更心虚了,一只手不停的捏着手里的钱,另一只手不知道该往哪放,所以他揣在了兜里。


“喔,当然,轻便,小先生。”金发店长笑了一下,深深的看了哈尔一眼,转身去打理花朵。


哈尔这才正经的打量这家花店,店面不大不小,种类繁
多的花草以一种哈尔无法言喻的规律排列在架子上,地上,各种颜色混扎在一起却显得分外协调,好像一根根琴弦被一只看不见的手轻抚着......而标价也清楚的贴在花盆上,哈尔顿时没了兴致,一眼扫过去要是有低于两位数的哈尔就把手里的钱生吃了。



“小朋友,如果你不介意,来看看这盆花怎么样?”店长站在柜台前对哈尔招招手,哈尔咽了口口水,噔噔噔的跑过去,店长把一盆红黄相间的花举到哈尔面前,绯红的花瓣上,有一条条回折的金黄色花纹,像是一条细密的小闪电,真漂亮,哈尔赞叹不已,而且我肯定买不起,哈尔又蔫了下去,他干打包票巴里会喜欢盆花的,如果他能得到这盆花,他发誓回去以后就会把写的满满的那张“如何以不引人怀疑的方式惩罚那只猫”A4纸撕掉,还宁愿自己下个月的甜品全都喂给它,可是这根本就不可.......


“嗯,你和我爱人长得很像,所以我决定给你个优惠——你觉得送你怎么样?”

...........

...........

...........


感谢上帝吧猫,你活过来了而且还会得到哈尔.乔丹下个月整个月的饭后甜点,不,我不会在蓝莓布丁里放老鼠药的。草莓酱和蛋黄饼苹果派里也不会。


在对店长千恩万谢后,哈尔飞快的跑回了家,店长看着奔跑的男孩发出轻笑,冲着背对他的男孩挥了挥手,白净的手上,一只翡翠般的戒指在阳光下鲜艳欲滴。


“给谁打招呼呢?”一名棕发青年从对面的面包店里走出来,对着金发男人扬了扬手里的食品袋。


“那是哈尔,哈尔.乔丹。”金发男人将走过来的爱人揽入怀里,轻吻他的眼睛,“哈哈,你之前还觉得我们回到二十年前过日子不是个好主意呢,阿兰。再一次看着孩子们长大多有意思啊。”青年被他吻得有些痒,笑的在他的怀里抖个不停。


“别动,杰,除非你还想再来一次,想昨晚一样?”阿兰不再折磨杰的眼睛,转而去侵略他的嘴唇,“唔,也不是不...可以啊,不过得....在我吃完早饭.....之后,舌头伸出去!”



“就不。”

如果提姆是杰森养大的(2)

上次忘了,这回注明一下各位少爷的年纪,提姆7岁,杰森11岁,大少18岁

这一发依旧是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入夜,下了班的人群熙熙攘攘的在街道上走着,黑夜中的哥谭像是被放出笼子的猫,在照亮城市的灯光中默默注视着人群,每一夜都会有人被哥谭吞噬,再也不会出现。

一个十七八的青年陪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走下购物中心,“阿尔弗雷德,你确定让布鲁斯做饭是个好主意吗?我是说,他可以什么都不带光着身子在深山老林里活的滋滋润润的,但这不代表他能分得清洗衣粉和食盐啊……他在食物上的品味全花在红酒上面了。”青年对身旁的老人说道,试图打消老人疯狂的念头,“再说我一个人来就可以了,阿福,你没必要专门从庄园过来的。”青年一边说一边帮老人挡开购物中心的拥挤的人群,今天的人未免太多了。

“恕我直言少爷,你也分不清洗衣粉和食盐,况且我也不想老爷和肯特先生的…..被打扰。”

阿尔弗雷德笑着说,他显然很喜欢这种悠闲的购物活动,看见青年有些苦逼的表情,便抬了抬手安抚似的摸了摸青年的头——这孩子已经比他还要高一头了“不用担心,迪克少爷,如果老爷做的食物…..咳,您可以吃我之前准备的点心,反正肯特先生会把老爷所有的喂给他的食——东西都吃干净的。”

“好吧好吧,等一下,这个果酱是荔枝味的还是香蕉味的?”

“那是酱油,少爷。”

迪克挠了挠头,好吧,这也不能全怪他,毕竟这方面他也没有一个合格的老师,他做的东西能吃的大概只有泡麦片,有那么一次,心血来潮的沃利在吃了他做的罗宾版小甜饼后差点和他绝交。

他一转头,看见一个小男孩在玩具专柜四周四处张望着,扁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大概是被拥挤的人群和家长挤散了。

哈,现在是正义的小警察迪克格雷森的的出场时间了,迪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面带微笑的走向小男孩,完全没注意阿尔弗雷德身旁的少年以及面前小孩手中的刀片。

………

片刻后,两个小身影在黑漆漆的街道间穿梭,飞快的躲进第四街道的一个小仓库里。

“干得漂亮,提姆。”杰森抛了抛手中的做工精致的钱包,哈,里面的钱估计够他们吃上一个月饱饭了,提姆转了转右手中的刀片,这种专门给小偷制作的刀片足够坚硬和轻薄,能够让一个小孩在扑进青年怀里时割开他的口袋拿走里面的钱包——就是他左手里的这个屎黄色的小包,真是够丑的,提姆撇了撇嘴,从他被杰森捡到已经过了两个月了,骗人,偷东西,装哭,这些事他如今做起来也是驾轻就熟,可他还是不喜欢干这种事,他过去所受的教育明确的告诉他这是不道德的,但他和杰森都还要吃饭,杰森的脚和他的病已经好了,可是马上就要入冬了,小仓库虽然能够遮风避雨,但显然还做不到冬暖夏凉,他和杰森的那床捡来的小薄被可不够过冬的,所以他们必须靠这种方式“赚钱”,否则他们就得冻死,提姆用力甩了甩头,把这些想法抛出脑袋,这就是他现在的生活,他和杰森都没得选,他已经足够幸运了,在短暂的街头流浪之后他就遇上了杰森,这家伙虽然嘴巴臭,但却宁愿自己挨饿也要让他吃饱,这两个月里他一次也没挨过饿,对于他这种人群来说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自己已经得到够多了,在…..在那场变故之后,杰森是最像他家人的人了,所以杰森让他偷东西他就偷东西,让他骗人他就骗人,这是一个哥谭流浪儿的生活方式。

杰森看出提姆的心不在焉,心里叹了口气,他能看出来提姆原来应该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富家小少爷,至于为什么会流浪街头为什么会差点死掉,杰森从来没问过,他一向知道什么是该问的什么是不该问的,何况这种故事在哥谭一般都有些个套路,无非是家族变故,公司夺权之类的,他更能看出来提姆对这些事情的排斥,但这些事情他也没办法,他们这些孩子是社会最底层,能活下来就是最重要的,无论他们原来是谁,现在他们都是在哥谭公民序列表里都找不到名字的人,他们没得选。

“啊!”提姆突然一声惊呼,“怎么了怎么了?”杰森赶忙凑过去,提姆有些颤抖的把手里的屎黄色钱包递给他。

“真丑”杰森嘟囔一句,打开了钱包“怎么,里面没有钱?干!”杰森猛地骂了一句,只见钱包里的警徽在夜里闪闪发光。

………..

“我….我们偷了个条子?!”杰森忍不住捂住了脸.


如果提姆是杰森养大的

第一次写,本来是想写个二桶养大弟弟并于企图拐走弟弟的氪星人斗智斗勇的(what?)故事的,可是啊啊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当练笔了,其实大少完全没出场,占21tag抱歉

犯罪小巷,臭名昭著的哥谭市最臭名昭著的地方,托马斯韦恩是这座历史悠久的黑色城市最受人爱戴的慈善家与医生,他与他的妻子大概拥有着大半座城市,他们创建的各种基金会,医院和学校至今仍在为这座病重的城市输送氧气,但哥谭从来都不是一座会给予回报的城市,托马斯韦恩与玛莎韦恩在这条小巷中收到了哥谭的回应,掺杂着血和悲鸣。

但犯罪小巷却是如今哥谭最干净的一角,几乎每个犯罪分子都知道这条著名的小巷,但从来没有人真的敢在这里犯罪,这和蝙蝠侠对这条小巷的着重保护有着密切关系。
但凡敢在这条街道乃至四周的三个街区内实施阴影行为的人都会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你在这里遇到的蝙蝠侠绝不会只是把你关进监狱那么简单。于是在哥谭犯罪界有着这样一个共同的认知:
这里是蝙蝠的领地,这里是禁区
哪怕是哈维登特与企鹅人也不会轻易涉足这里。
“所以对于一个混迹街头的流浪儿来说还有比这更棒的地方吗?”杰森对自己说道,不用担心小偷,流浪汉,不用担心被黑帮火拼波及,当然,这里有其他流浪儿,但杰森陶德也不是好惹的,在离犯罪小巷旁的一个废旧小仓库里,杰森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面包,暗想到。自动忽略了自己营养不良的十一岁身板在流浪儿中也并非占有优势的那一部分人的事实。
好吧,杰森舔了舔手上的面包屑,杰森陶德一般来说不是好惹的。
但在哥谭,你好不好惹并不重要,运好不好才是关键。何况自己还有一个生病的小孩要养,杰森咧咧嘴“干!”为啥非得让他遇见这么个发烧的小破孩。
杰森回头瞟了一眼身旁的小孩,这个小孩的运气很好,他住的这座小仓库原来应该是用来放生产中有瑕疵的床垫的,这里还剩一个,这让这个发了低烧的小孩不至于睡在地上。当然,杰森也不用睡地上
“注意语言,杰森。”小孩皱了皱眉头,揉了揉自己的蓝眼睛,“别好像和我很熟一样,你的病好了就得走。”杰森有点不耐的甩了甩头,他不知道也不是很想知道这小孩是谁,他只知道这是个麻烦,鬼知道他昨天是怎么鬼迷心窍的打算救一救这个小鬼的,他连自己都不知道能活多久。
“杰森,你的右脚还是去找医生看一看比较好,这样下去会留隐患的。”小男孩并没把杰森的恶劣态度当回事,而是认真的对杰森说道。
杰森有点警觉,“哈,你怎么知道我脚的事的?”
“太明显了,你走路的时候会下意识让右脚前脚掌先着地,坐下的时候会放平右腿并时不时的捏自己的脚后跟,今天下雨时你有注意不让右脚碰水,我猜那里已经发炎了,我们俩中你才是病的更重的那个,杰森,你应该去找医生。”男孩盯着杰森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再次强调自己的建议。
“然后被骗光身上所有的钱或者被某个变态医生关起来做实验吗,谢谢,我觉得自己很好!”杰森有些慌乱,这孩子的细心令他有点恼羞成怒,被看的一清二楚的感觉对他来说也并不好。这让他的态度有点失控。看着小孩有点萎靡的精神状态,好吧,他和一个生病的小鬼置什么气。
“好吧好吧,你叫什么?”杰森突然对这个小麻烦起了点兴趣,这小家伙有点意思,也许他的运气没他想的那么糟糕。
小孩看起来很高兴能多聊几句,飞快的答道
“提摩西,提摩西德雷克,你可以叫我提姆”

【超蝙】戒烟

小童子军超级可爱

解剖不过90不改名:

突发的一块没有前因后果的魔性小甜饼【。】
5岁的克拉克和22岁的布鲁斯 
单纯的想写向小克拉克撒娇的布鲁斯OUO 
无脑傻白甜 
我们的宗旨是:OOC也不退票!【滚】 



“我发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抽烟了。”


“偷偷嚼烟草也不行。”


布鲁斯本来想争取一下,但是看到克拉克严肃的样子还是放弃了挣扎,虽然丧气但还是重新举起了自己发誓的手。


“也再也不嚼烟草了。违反一次罚款十美元?”


布鲁斯一脸天真地冲克拉克眨眨眼。


“布鲁斯。”克拉克看起来凶得吓人。


“好吧,一百美元总够有诚意了吧?”


“容我插嘴,少爷,就算您从现在开始每天抽三百根烟,直到您彻底把您的肺抽毁掉,这些交出的罚款对您来说也只是一点零花钱。”


克拉克迷茫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又掰起手指头算起来。在布鲁斯和阿福的注视下,克拉克算了整整十分钟,最后他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余光瞟到布鲁斯忍着笑看着他时,克拉克“蹭”地一下又变得气势汹汹起来


“对!只是一点零花钱而已!”


虽然他算不出来他到底可以收多少罚款,但通过阿福的话,他知道布鲁斯肯定又在捉弄他好能避重就轻了。


布鲁斯看着克拉克气鼓鼓的脸蛋“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又在阿福的注视下立刻整理好表情坐得端端正正。


“好吧,你们来决定,应该怎么办?”


阿福示意克拉克来做决定。


克拉克表情凝重,像是考虑再三才做出这样艰难的决定。


“如果布鲁斯再抽烟,我就不要和布鲁斯一起睡了,也不要给布鲁斯早安吻和晚安吻了。今天就不要了!我讨厌布鲁斯身上的烟味!”


“啊,那我会难过得心碎的。”布鲁斯捂住胸口,浮夸地瘫倒在椅子上。


“心、心碎?”克拉克睁大了眼睛,上前两步,双手捧起布鲁斯的脸,仔细地观察着有无异常。


布鲁斯紧皱眉头,嘴唇用力抿着,好像在忍受什么极大的痛苦。


“布鲁斯你没事吧?”克拉克看见布鲁斯极好的演技和不怎么好的脸色开始紧张起来。


“我没事,克拉克。”布鲁斯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只是你讨厌我,不再喜欢我,让我感觉我的心好像被摔成了碎片。”


“就像从十七楼摔下来的小甜饼那样?”


“就像从十七楼摔下来的小甜饼那样。”布鲁斯沉重地点点头。


克拉克捂住嘴惊呼了一声,然后两只软乎乎的小手拉住布鲁斯的胳膊,使劲摇着头。


“不,我不讨厌布鲁斯!我最喜欢布鲁斯了!”


“克拉克,你不用为了我说谎,我都明白的。”


布鲁斯一只手无力地推开克拉克。


“布鲁斯!布鲁斯!”克拉克看着毫无反应的布鲁斯,扬起头用那双已经有些湿润的蓝眼睛乞求阿尔弗雷德的帮助。


“布鲁斯少爷,请您不要再欺负克拉克少爷了。他也是为了您好。”


“不,阿福。不管用什么方法我破碎的心都已经无法愈合了。”


这下那双蓝眼睛是真的蒙上雾气了。


“哪怕看见您晚饭后的小甜饼真的从十七楼摔下去也不能吗?”


“我感觉我好多了,谢谢你,阿尔弗雷德。”布鲁斯立刻恢复了精神,把腰板坐得直直的。


“布鲁斯!你已经没事了吗?”


“是的,克拉克,我想我已经完全好了。”


“那你的心呢?”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抚上布鲁斯心脏的位置“你已经把它粘好了吗?”


“事实上还有一点……”布鲁斯刚刚做出为难的样子,就在阿福的凝视下抖了抖。


“如果你能亲亲我,我就能完全好啦。”


布鲁斯把脸凑过去,克拉克立刻“啵”的一声响亮地亲在布鲁斯的脸颊上。


“现在你已经完全好了吗,布鲁斯?”


“当然。”


克拉克突然猛地扑上去抱住布鲁斯


“我以后再也不会让布鲁斯的心碎掉了!我会好好保护布鲁斯,再也不会伤害它,也不会让别人伤害它的。”


“那么,任何能保护它的事情你都愿意去做啦?”


“当然。”


“那让我去抽根烟?”


“不行!”





当克拉克震惊地发现布鲁斯背着他偷偷躲在庄园的仓库里抽烟时,布鲁斯就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


“我再也不要喜欢布鲁斯了!!!”克拉克的尖叫响彻韦恩庄园的每一个角落。


克拉克扭头就往大宅跑,布鲁斯摁灭了烟也急忙追出去。


奈何克拉克用超级速度跑得飞快,布鲁斯只能像所有凡人一样眼睁睁看着一道蓝影冲回宅子。


克拉克把头埋在枕头里,赌气不去看身边站着的气喘吁吁的布鲁斯。


“克拉克。”布鲁斯讨好地摇了摇克拉克的肩膀。


“哼。”克拉克闷哼了一声,甚至都没动一下。


“克——拉——克——”


布鲁斯看克拉克还是无动于衷,索性跑到厨房背着阿福把所有的零食拿到克拉克的房间里来讨好他。


“吃个小甜饼吗?白巧克力加蔓越莓,这可是经典。”


克拉克没有回答,布鲁斯挫败地顺手把小甜饼塞进自己嘴里。


“那来一杯热巧克力?你刚才跑出去那么久一定很冷吧?”


味道有点太淡了。


布鲁斯舔舔嘴唇,又喝了一口。


确实挺淡的。


“黑森林蛋糕?黑森林蛋糕最棒了。”


黑森林果然是最棒的!这种不甜不腻的口感!一口气吃多少块都不会腻!


……


……


……


那天晚上,克拉克不顾布鲁斯抱着枕头在门口苦苦哀求的眼神,毅然决然地把布鲁斯关在了门外。


“在你认清自己的错误前,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和我一起睡的!”


“那我要去哪里睡啊……这里就是我的房间……”


“我不管!反正今天这里是我的了!”


“那我去你的房间睡可以吗?”


“不行!你会把我的床弄上烟味的!”


“我已经洗过澡刷过牙了。”


“那也不行!”


“可是冬天这么冷,我一个人睡的话晚上会被冻醒的。我明天还要早起去开会,你忍心我挺着重感冒去开会吗?”


“……”门内有短暂的犹豫。


就在布鲁斯的觉得事情出现转机的时候,回应他的是门内用椅子堵住门的声音。


“阿尔弗雷德,你得帮我想想办法。”布鲁斯绝望地转向自己最亲爱的管家。


“鉴于您今天吃光了所有的点心,请容许我拒绝。”


“拜托,阿福——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那就请您像个成年人一样自己解决问题吧。”


双重绝望的布鲁斯只能抱着自己的枕头一步一步挪向客房。


屋子里并不冷,但是被噩梦惊醒一身冷汗的布鲁斯还是感到如坠冰窟。


他翻来覆去地调整睡姿,但是不管什么姿势也不能让他安然入睡。


黑暗中他感到有人悄悄的走进他的屋子,爬进他的被窝。


太阳一样的小暖炉钻进他怀里。


“就这一次……”克拉克小声嘟囔着“下次就算你再做噩梦,我也不要管你啦……”


克拉克说着说着口齿渐渐含糊起来,然后一头埋进布鲁斯的颈窝里睡熟了。


布鲁斯搂紧怀里的小太阳,下巴抵住那个毛茸茸的脑袋。


他感到非常,非常的幸运,克拉克就像洒在仿佛永远不见天日的犯罪小巷的阳光,或许他永远都没办法完全走出过去的阴霾,但至少他不再是一个人,一个独自面对哥谭最肮脏罪恶的地方,面对着双亲冰冷的尸体的孤儿。


温暖安心的感觉让布鲁斯很快昏昏欲睡,就在他要被带进一场来自堪萨斯的美梦时,他突然清醒地想到:


他把烟藏在这个房间的床头柜里了。


他的胳膊被钢铁之躯压得动弹不得,要是硬抽出胳膊肯定就会惊醒小家伙。


希望克拉克明天起床时不要心血来潮去翻第二个抽屉。


布鲁斯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布鲁斯睁开眼睛的时候克拉克已经不在他身边。他也在自己的房间睡着。虽然他没有回房间的记忆。


“早安,布鲁斯。”推门进来的身姿高大挺拔的男人让布鲁斯有一瞬间的茫然。


但他随即反应过来,关于那个小阿波罗的所有都只不过是一场梦境罢了。


“早安,克拉克。”布鲁斯揉揉眼睛,回应着爱人的吻。


“我做了早餐,快去洗漱吧。”


“我好冷。”布鲁斯缩回被子里“给壁炉里再添点木柴吧。”


“好,我马上就去仓库拿。”


克拉克走后,布鲁斯躺在床上回忆着那个渐渐模糊的梦境。


虽然有点遗憾,但他已经有了一个克拉克了,如果想要两个就太贪心了点。


布鲁斯这样安慰自己。


而且这样也不用担心那个小家伙第二天早上发现抽屉里的烟了。


现在他开始觉得庆幸了。


如果被他发现了,肯定会大吵大闹。“最讨厌布鲁斯了!”之类的,想想就头疼。还会说什么再也不要和自己一起睡这样的话。


虽然他已经一个人睡了十多年,但他却从未排斥过克拉克,他还是喜欢能抱着克拉克。


没有克拉克他睡不好。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就是这么想的。


太糟糕了。


脑子里的梦境已经完全模糊,他几乎是想不起来小克拉克的脸了,但他还是想念他。


要是能听他的话好好把烟戒了就好了,也就不会心里对他这样愧疚,好像骗了他却又没办法挽回……


正在布鲁斯愈感伤感的时候,克拉克气势汹汹地冲进屋,手里捏着一个空烟盒。


“你背着我偷偷躲在仓库抽烟?我以为我们谈过抽烟的问题!而且仓库里全都是木柴,纸箱,如果被火星点燃了……”




这次布鲁斯是真的下定决心把烟戒掉了。


对小童子军发誓!

Cyclops:

在b站上找到的很燃的视频,av4585141,在此诚挚推荐一发。音乐出自《A shot in dark》。相关资料:

正义黎明
策划:尘埃
原曲:Within Temptation - Shot In The Dark
填词:八方&散茗&植谖&阿酌&微桑&谢诸&尘埃
演唱:清祀Tinnie&千火翎
和声/混音:清祀Tinnie
海报:菟子
PV:塞北羽山
鸣谢:Alaneyes.亚兰

【超人-八方】[清祀]
途经千亿星球,绵延万里旅程
最后拥抱这城,停驻这片天空
孤独吗?最无私英雄

【蝙蝠侠-散茗】[千火翎]
游走虚伪浮华,栖身黑夜之中
偏以凡人身躯,挑战神所不能
沉默着 他隐去面容

【神奇女侠-散茗】[清祀]
将真实紧握手中
面对世间不公
但意志从未屈从************ 

【闪电侠-植谖】[千火翎]
他挟裹时间飞奔,流去的剪影
心如何铺陈,在有限永恒
【绿灯侠-阿酌】[千火翎]
将散佚的星火,在指间聚拢
承受宿命赠予他的孤勇
极夜里有灯
照希望隽永

【火星猎人-微桑】[千火翎]
从孤星,从孤身,从孤夜,从孤心
奔逃去,更温暖,更缠绵,更透明的烈焰
他独自聆听

【海王-八方】[清祀]
至深渊,至极地,至孤岛,至他乡
流浪过,这灯塔,这王座,这大洋
天幕下他举起权杖

【钢骨-微桑】[千火翎]
对与错或一和零
哪颗心做决定
谁包裹得太坚硬

【夜翼-谢诸】[清祀]
且听来讯这风中,多光辉黎明!
去往暗夜,也可耀一刻天星
【沙赞-植谖】[清祀]
而随后是火,吼过夜的刻印
指给人看,奇迹尽头深信
他寄去晴空——
致爱与童真
他寄去晴空——
说梦与笑容
他寄去晴空

【绿箭侠-尘埃】[千火翎]
弓与箭,代号正义
悲或喜,尽敛于心
随夜行,自诩神明
拯救的,更是自己——

【总1-阿酌】[合]
战斗在天穹地狱,怪物或神明
穷极一生,秉承正义的修行
【总2-谢诸】[合]
终有一日与你,展开愿许图景
往来人世,称颂自由魂灵

【总3】[合]
于星空瞭望,将罪恶搜寻【散茗】
再以此身,迎来最耀眼天明【八方】
【总4】[合]
血肉堆砌铁骨,撑破灰冷暗影【微桑】
绝口不提,身后洒落余烬【植谖】
在正义黎明!留存的奇迹
在正义黎明!独绝的期冀
在正义黎明!【尘埃】

【DC】淺談超人,與「天使」意象

fakescorpion:

讓我們來談談 MoS 和 BvS 中的「天使」意象吧~


 


1) 關於 Kal-El 這個名字


超人的氪星名字 Kal-El,在希伯來語中的意思是 Voice of God 上帝之聲。 字尾部分的 -el 代表著 of God,這是絕大多數天使名字的字尾,也是天使較為常見的命名方法。 (例如:Arariel, Daniel, Gabriel, Michael, Raphael, Uriel etc. 都是以 -el 結尾。) 這邊順便簡單提一下,在 MoS 中與 Kal-El 的細胞融合為一體的氪星中樞寶典 Codex,則是直接對希伯來聖經於中世紀被眾人搶奪的抄本 Aleppo Codex 做直接影射。


 


在 BvS 中,Lex Luthor jr. 看著父親遺留的幅畫說了一句。“We know better now, don't we? Devils don't come from Hell beneath us. No, they come from the sky.” 兩層意思,而代表達克賽德軍團入侵的部分在此就不多作介紹了,但除此之外還有著另一層更隱晦的象徵意義。


 


之所以說 devils come from the sky 是因為第一群惡魔是以路西法為首的的墮落天使幻化而成,雖然這部分由於宗教故事繁多仍有爭議,但在此姑且先以這個版本繼續分析。 路西法 Lucifer 還有另一個稱呼,就是 Morningstar 曉星;超人的氪星名字  Kal-El,上述提過遵從天使普遍的命名法,在氪星語中的意思是 Child of Star 星辰的孩子。




那 Lex 是否有意將超人比擬做墮落天使路西法呢? 答案相信是肯定的。 更甚劇情在刻意的安排之下切換,讓場景緊接著來到了蝙蝠俠夢境中的韋恩墓園,而在這裡畫面聚焦到了墮落天使路西法的正義反面身上-- 大天使長米迦勒。






2) 超人與米迦勒的關係






各位應該多少對上附這幅畫有印象,是義大利畫家 Guido Reni 繪製的大天使長米迦勒,藍衣紅袍從天而降。 於 BvS 中以彩繪玻璃的方式呈現,在韋恩家族墓園的夢境中。


 


大天使長米迦勒 Archangel Michael 的名字意思是 “Who is like God?”


 


西方許多國家的一般民眾對大天使長米迦勒的名字有著些許普遍的誤解,僅意識到 Michael 這個名字的字面意思 who is like God,也因此將其錯誤地解讀為「形同上帝者」。 然而本意“Who is like God?”是疑問句中的反詰語氣「誰能如同上帝?」,其實反面表示著 No one is like God,沒有人等同上帝。








這層誤解不免和 BvS 中超人面對的問題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被錯誤地認為是「形同上帝」的存在,實則不然,Clark Kent 不過是個農場長大的心地善良的男孩。 在這個超人與米迦勒的隱喻裡,沒有人等同上帝。









七夕贺文·单身狗的愤怒+群发的告白短信(合梗)蝙超、中国蝙超

请叫我猫仔hh:

单身狗的愤怒+群发的告白短信(合梗)七夕快乐w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反正也是小清新w


 


————————————————


七夕,如果你是单身狗而且你是玻璃心的话,请千万不要上街,因为情侣们都会出来压马路,哦,朋友圈最好也少看,因为就算你的朋友们不会刻意地秀恩爱,也会不知不觉地在朋友圈所发的文字里流露出恋爱的酸臭味。


 


“啊啊啊啊!果然不该一大早出来的!”孔克南不过是出来买了个早餐,发现街上已经都是情侣们的天下了。上海本来就人口密度大,这样一来无论走在哪都显得更挤了。


 


孔克南啃完油条,开始喝豆浆,谁知道一个小伙子在孔克南后面大喊:“让一让,让一让,这花不能挤呀!我约会快迟到了!”孔克南还没来得及回避,小伙子就从他身边擦过。按理来说孔克南现在是钢铁之躯,怎么撞也没事。但是孔克南当了十几年的普通人,再这样情况下躲避已成习惯,所以,那个小伙子撞掉的是他手中的豆浆,还把他的衣服都弄脏了。


 


“靠!你怎么走路的!”孔克南刚想像以前一样给那个小伙子一个下马威,但是拳头揍下去的时候想起,如果这样一拳下去,小伙子不死也会重伤。孔克南只能憋着气,推开小伙子。


 


“赶紧的,爷爷今天饶了你!别让我再见到你。”


 


小伙子惊慌失措地跑走了。孔克南也不想被人围观,赶紧离开了那里。


 


但是,就算是回家的路上,孔克南还是觉得今天街上前所未有的多人,而且那些人大多数还是辣眼睛的情侣。


 


“唉,算了,今天还不如在家里睡觉呢。”孔克南回到家换上干净的衣服,把自己摔在了床上。


 


但是刷一会儿微博,孔克南已经觉得无聊了,而且最近可能由于天气太热了,连上海的反派们都不出来。想到反派,孔克南不禁想到了平时作为超级英雄和自己并肩作战的中国蝙蝠侠王柏溪。


 


孔克南第一次见到王柏溪的真面目是在他控制好了自己的能力之后,王柏溪脱下了面罩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中午饭。王柏溪可以说完全符合中国姑娘所喜爱的那种男神长相,无论男女,对好看的人总是比较有好感。所以孔克南就这样和王柏溪有了普通人身份的交流。


 


王柏溪家里是中国某集团的拥有者,详情请参照小云和小聪,而且他的身世和美国的那位也有点儿相似之处,双亲在他小时候被黑道的寻仇给咔嚓掉了,嗯,带大他的是家里的老管家福伯。当时孔克南差点就想问你是不是还收养了几个儿子?但是最后忍住了。毕竟王柏溪只比孔克南大4岁,才大学刚毕业,哪来的儿子。


 


前面说这些关于王柏溪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孔克南暗恋王柏溪,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孔克南和王柏溪说个话都差点脸红心跳,看见美女也没什么热情去撩妹了。为了更接近点王柏溪,他填志愿还特意填了王柏溪毕业之前就读的复旦,而且被录取了。旁人看来这根本没什么卵用,王柏溪都毕业了。但是孔克南还是像个小女生那样做了。当然,王柏溪给的评价只有:小混混考上复旦,不错,可以写本鸡汤,绝对畅销。


 


尽管暗戳戳地喜欢人家,但孔克南还真的没打算告白,王柏溪无论从哪看都是霸总的经典人设,要什么妞没有,而且看起来也不弯。


 


不过今天既然是七夕,要不找找他?孔克南想,然后打了王柏溪的私人手机。


 


“喂,未来的小师弟,有事?”手机那头传来了挺随意的声音。


 


“就是想问问师兄能不能今天收留我这只单身狗过去?”孔克南竭力装出一副以前小混混的样子。


 


“……不行,今天七夕公司搞促销,事儿特多,自己玩去吧,我是在开会接你电话来着。”手机那头停了一秒,说道。


 


“哦,好,那你忙。”孔克南完全不能掩饰自己失望的语气,想必那头也感觉得到了,然而王柏溪还是把电话挂掉了。


 


“单身狗果然没人爱!”孔克南绝望地说,反正家里就他一个人没别人听见。


 


孔克南翻了翻手机,看到时间,突然想起,现在是8月9日早上八点半,那美国那边应该就是8月8日晚上的八点半,而且,重点是,美国人又不过七夕!于是孔克南决定去找美国找那一家子的氪星人。


 


不得不说孔克南运气挺好的,当他去到克拉克的家,发现克拉克、卡拉、康纳都闲着在家。


 


“太好了,终于有人陪我玩了。”孔克南眼泪汪汪。


 


“没事吧kong,你好像很不开心?“克拉克关心地问道。


 


“七夕没人陪,还满大街被人虐,你也郁闷啊。”孔克南托着下巴叹了一口气。


 


“七夕是什么?中国的什么节日吗?”康纳抓了抓脑袋,疑惑道。孔克南没回他,反而是卡拉回的他:“七夕是中国人的情人节啦。”


 


“好吧,原来是情人节,兄弟,我懂。”康纳想起了之前情人节的时候红罗宾忙得都忘了,顿时觉得感同身受。


 


“不!你不懂!”孔克南悲愤地说,“你们好歹也是有另一半,我TM还是单身呢!”这时候克拉克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我也是单身。”


 


克拉克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安静了。


 


“怎么了?”克拉克不明所以。


 


“我们还以为你早就和布鲁斯在一起了!”卡拉大叫,“你不是喜欢他吗!”


“我和提姆都以为你和布鲁斯只是不想公开,怕公开了会影响联盟工作什么的。”康纳也说道。


 


“我很多次都想告白,但是话到嘴边了我就是说不出口,而且布鲁斯的态度也很暧昧。”克拉克说起这个脸色有点红。


 


“……”孔克南突然很想上网搜些蝙超同人文扔过去,全世界都以为超人和蝙蝠侠在一起了好吗?而且根本外人都看出布鲁斯是喜欢他的了好吧。否则怎么会每次给星球日报的采访都指定克拉克来采访布鲁斯·韦恩,而且谁都知道布鲁斯买下星球日报就是为了克拉克啊!!重点是,他们相处的气场散发着满满的NC—17,放crazy in love都嫌小清新了好吗??


 


为什么单身狗要为另一只单身狗操心!!孔克南脑子一热,对克拉克说道:“克拉克,借你手机打个电话。”


 


克拉克没想什么,就把手机递了过去,孔克南快速地编辑了一条情意绵绵的告白短信,找到克拉克联系人备注着布鲁斯的号,想发出去,谁知道,手一抖,按了群发……然后刚想找撤回键才发现,这不是微信……


 


“算了,还是不打了。”孔克南把发出去的短信记录删掉之后,把手机塞回给克拉克。克拉克也没怀疑什么,就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没什么事做来看电影吧,有新的电影碟吗?”孔克南用他十几年人生来说最淡定的语气说道。


 


于是他们看起了电影。


 


过了十几分钟,克拉克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比利发过来的:克拉克你想干什么?我还未成年。克拉克莫名其妙地回了他一句:什么干什么呀??然后比利没再回短信了。


 


“滴滴。”短信又来了,这次是钢骨的: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超人,我看错你了,还有,别动比利!


 


克拉克黑人问号懵逼脸。接着N条短信都来了。


 


星球日报同事。


露易丝:克拉克,你是和你家的那只黑漆漆的生物闹矛盾了?


吉米:兄弟,很抱歉,但我不是gay。


佩里:小子,看清楚电话号码!


 


正义联盟的其他几个。


戴安娜:噢,超人,你是个好人,但我有史蒂夫了。


巴里:超人,我也喜欢你,你是个很好的伙伴。


哈尔:蓝大个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我有巴里了!滚去找你的蝙蝠!


 


还有布鲁斯家那四只也发了短信过来。


迪克:额,我以为你和布鲁斯才是一对?


杰森:你TM给迪克发了什么!!你给我发了什么!!


提姆:康纳,是你吗?


达米安:该死的氪星人,你是想死?


 


但是克拉克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然后他发觉布鲁斯并没有发短信过来。


 


“啊啊啊啊!克拉克,你给我发了什么鬼!”康纳抽出自己的手机想随意看一下,就看到了克拉克发了一条情意浓浓的表白短信。


 


“你也给我发了什么鬼!”这时候卡拉也注意到了自己的手机。克拉克一脸疑惑地拿过了卡拉的手机。


 


“这是什么鬼!我有发过吗??”克拉克傻眼了,顿时知道他的朋友们给他的那些奇怪短信是怎么回事了,但是刚刚除了自己,碰过手机的只有孔克南了,克拉克一把扑过去抓着孔克南的肩膀摇晃:“啊啊啊啊,你刚刚拿我的手机干了些什么!!!”


 


孔克南这才觉得自己闯祸了,他哭丧着脸说:“你不是不敢和布鲁斯表白嘛,我就帮你发条短信给他咯,谁知道一个不小心按了群发。”


 


“那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去跟他们解释啊。”克拉克欲哭无泪,赶紧一个一个复回去解释说是和孔克南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才发这样的短信,好歹没造成什么太大的误会。就算是好脾气如克拉克,现在也是一张苦瓜脸了。


 


“哎哎,对不起啦克拉克,我保证没下次了,况且布鲁斯也收到了,你看看他是怎么回的?”孔克南转移克拉克的注意力。听到孔克南这么说,克拉克不禁吧目光转到手机上,但是还是没有布鲁斯的回信。


 


“他肯定知道这是个恶作剧,怎么会回?”克拉克叹了口气。这时候,手机的短信提示又响了。看着备注这布鲁斯单词的短信图标,克拉克紧张了。


 


“哎,回了回了,看看呀。”孔克南凑过来,克拉克赶紧把他推开,划开屏幕的手指都是颤抖的。


 


下来。——布鲁斯


 


克拉克奇怪地看向窗外,发现公寓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黑色跑车,布鲁斯靠着车,和克拉克的目光对上。哪怕克拉克有超级视力,他也不知道布鲁斯的眼神究竟是什么意思。但他清楚地看见了布鲁斯好像有点不耐烦了,于是赶紧下楼。


 


“布鲁斯,听我说,刚刚那条短信……”还没说完,克拉克就感觉自己的口腔被粗暴地侵袭了。


 


“这不就得了,回来让克拉克感谢我。”三个脑袋看着花花公子开车载着克拉克离开,孔克南发挥他的小混混本性,吹了声口哨。


 


“兄弟,无论如何,我觉得你还是快点回中国好。”康纳拍了拍孔克南肩膀,殷切地建议到,“毫无疑问你惹到蝙蝠侠了。”


 


“趁他还没发作,你赶紧回去吧,你看都晚上12点了,未成年这么晚回家不好。”卡拉劝到。


 


“别呀,我那边还是白天呢,而且还是七夕虐狗高峰期。”孔克南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作死,今天的单身狗就是特别不理智(doge脸)。


 


“……”卡拉和康纳同情地看着他,这时候,孔克南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到是王柏溪的,赶紧接了。


 


“喂?”


“你干嘛跑地球另一边去了,赶紧的,回来吃中午饭。”王柏溪的声音有些无奈。就在王柏溪开完会看完文件并把下午的行程推掉的时候,美国那位蝙蝠侠,接通了对中国蝙蝠侠的紧急通讯,就说了一句话。


 


“赶紧把你那只给领回去。”


“哦。”


 


“大哥,我无聊啊!”孔克南心里涌起了一丝小窃喜,但他脸上的表情以及声音还是哭丧着的。


 


“我下午带你去迪斯尼,好吗?回来。”王柏溪一瞬间觉得自己在哄小孩。


 


“这个可以有,建成了我还没去过。”听到迪斯尼,还是爱玩的少年阶段的孔克南眼睛亮了。


 


……


 


卡拉、康纳:“世界终于安静了。”


The End.


小彩蛋


01.


“不……哈……布鲁斯,别这样!”


“嗯哼?我都等了这么久,这点利息都不给吗?”


“但是这样真的太羞耻了……哈……”


 


02.


迪斯尼是更多情侣聚集的地方。孔克南有些后悔了,不过瞬间又高兴起来了,这也算是七夕约会吧?


两个人都是超英,说真的玩过山车真的没多大的刺激感,出任务的时候又不是没试过从几百米的高空往下掉,但是听着周围的人害怕的叫声还是挺刺激的。


就在过山车从最高点往下掉,众人发出尖叫的时候,孔克南转过头,对旁边的王柏溪说了一句:“我喜欢你。”看到王柏溪没听到,孔克南安心地转回去继续享受过山车的上窜下掉。然后他错过了王柏溪勾起的嘴角。


 


“等你成年。”


 


完。


————————————


咩哈哈哈哈哈,我大天朝的俗成约定,未成年不能早恋哈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作为单身狗,七夕还得自产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