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奇异果

不吃父子cp,但也不排斥,其余基本杂食党,吃粮比较多,产粮的少而且不好吃

话说早就想问一下编剧漫画书好不好吃了,说好的生殖隔离呢?而且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把克里斯还回来?!!!

一二代绿红小甜饼,一发完,短

呃,没什么剧情,就是一个不甜的小甜饼,不喜误入



街上的人行道匆匆,哈尔攥着手里的几张纸币在街头磨磨蹭蹭,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不断催促着他。




明天就是巴里.艾伦的十二岁生日,也是在巴里母亲去世,父亲入狱,马丁把他接回家后他所过得第一个生日,可他过去一个星期费心尽力做的昆虫标本集在今天早上被卡萝尔的猫吃掉了,从卡萝尔发现到卡萝尔通知他,再到他赶到,他只来得及眼睁睁的看着那只白毛小畜生慢条斯理的吃下最后一只鹿角虫,那是他在森林公园花了两个小时才从那棵最高的树上找到的,为此他还不得不翘掉了自己唯一喜欢的科学课,哈尔的科学课老师以前是个飞行员,曾在美国空军服役,经常会在课上把话题转到自己在天上的经历,而且他的中心城口音总是会让哈尔亲切很多。



但此时,在他的昆虫标本在那只猫的肚子里不断消化直到他一周的心血都付之一空的时候,哈尔不得不上街买一个礼物——用他手里的几美元——他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月的第一周就把零花钱花个精光,还是拉着卡萝尔一起,不然可爱多金的卡萝尔小姐就能为她那只愚蠢的贪婪的不知好歹的宠物的恶行而付出金钱的代价了。


所以,五美元,一个看的过去——哈尔看得过去而且巴里会喜欢的礼物——开什么玩笑?


巴里对自然科学相当着迷,尤其是化学,所以他喜欢的东西一般都和科学沾个边——也就是说一般都不便宜,至少不会是五美元,天,这五美元还是哈尔找巴里借的,哈尔庆幸巴里没有多问,不然他就得告诉巴里嘿我想给你买个生日礼物所以你能借我点钱么


哈尔沮丧的拉了拉夹克的衣领,清晨的温度还是有些低,不过再冷的天气这个时候也冷不过哈尔的那颗冻得发白的小心脏了。


“嘿,小子,想来点什么。”


头顶的声音,男孩蓦然惊醒,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走进了一家花店。哈尔抬头一看,几乎被对方的一头金发亮瞎了眼睛,黄金般的碎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璀璨夺目,就像巴里的一样,哈尔在心里感叹后默默加了一句。


“你好,先生,”哈尔有点心虚,“我能...随便看看吗?”看看能不能找到五美元的花,哈尔更心虚了,一只手不停的捏着手里的钱,另一只手不知道该往哪放,所以他揣在了兜里。


“喔,当然,轻便,小先生。”金发店长笑了一下,深深的看了哈尔一眼,转身去打理花朵。


哈尔这才正经的打量这家花店,店面不大不小,种类繁
多的花草以一种哈尔无法言喻的规律排列在架子上,地上,各种颜色混扎在一起却显得分外协调,好像一根根琴弦被一只看不见的手轻抚着......而标价也清楚的贴在花盆上,哈尔顿时没了兴致,一眼扫过去要是有低于两位数的哈尔就把手里的钱生吃了。



“小朋友,如果你不介意,来看看这盆花怎么样?”店长站在柜台前对哈尔招招手,哈尔咽了口口水,噔噔噔的跑过去,店长把一盆红黄相间的花举到哈尔面前,绯红的花瓣上,有一条条回折的金黄色花纹,像是一条细密的小闪电,真漂亮,哈尔赞叹不已,而且我肯定买不起,哈尔又蔫了下去,他干打包票巴里会喜欢盆花的,如果他能得到这盆花,他发誓回去以后就会把写的满满的那张“如何以不引人怀疑的方式惩罚那只猫”A4纸撕掉,还宁愿自己下个月的甜品全都喂给它,可是这根本就不可.......


“嗯,你和我爱人长得很像,所以我决定给你个优惠——你觉得送你怎么样?”

...........

...........

...........


感谢上帝吧猫,你活过来了而且还会得到哈尔.乔丹下个月整个月的饭后甜点,不,我不会在蓝莓布丁里放老鼠药的。草莓酱和蛋黄饼苹果派里也不会。


在对店长千恩万谢后,哈尔飞快的跑回了家,店长看着奔跑的男孩发出轻笑,冲着背对他的男孩挥了挥手,白净的手上,一只翡翠般的戒指在阳光下鲜艳欲滴。


“给谁打招呼呢?”一名棕发青年从对面的面包店里走出来,对着金发男人扬了扬手里的食品袋。


“那是哈尔,哈尔.乔丹。”金发男人将走过来的爱人揽入怀里,轻吻他的眼睛,“哈哈,你之前还觉得我们回到二十年前过日子不是个好主意呢,阿兰。再一次看着孩子们长大多有意思啊。”青年被他吻得有些痒,笑的在他的怀里抖个不停。


“别动,杰,除非你还想再来一次,想昨晚一样?”阿兰不再折磨杰的眼睛,转而去侵略他的嘴唇,“唔,也不是不...可以啊,不过得....在我吃完早饭.....之后,舌头伸出去!”



“就不。”

如果提姆是杰森养大的(2)

上次忘了,这回注明一下各位少爷的年纪,提姆7岁,杰森11岁,大少18岁

这一发依旧是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入夜,下了班的人群熙熙攘攘的在街道上走着,黑夜中的哥谭像是被放出笼子的猫,在照亮城市的灯光中默默注视着人群,每一夜都会有人被哥谭吞噬,再也不会出现。

一个十七八的青年陪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走下购物中心,“阿尔弗雷德,你确定让布鲁斯做饭是个好主意吗?我是说,他可以什么都不带光着身子在深山老林里活的滋滋润润的,但这不代表他能分得清洗衣粉和食盐啊……他在食物上的品味全花在红酒上面了。”青年对身旁的老人说道,试图打消老人疯狂的念头,“再说我一个人来就可以了,阿福,你没必要专门从庄园过来的。”青年一边说一边帮老人挡开购物中心的拥挤的人群,今天的人未免太多了。

“恕我直言少爷,你也分不清洗衣粉和食盐,况且我也不想老爷和肯特先生的…..被打扰。”

阿尔弗雷德笑着说,他显然很喜欢这种悠闲的购物活动,看见青年有些苦逼的表情,便抬了抬手安抚似的摸了摸青年的头——这孩子已经比他还要高一头了“不用担心,迪克少爷,如果老爷做的食物…..咳,您可以吃我之前准备的点心,反正肯特先生会把老爷所有的喂给他的食——东西都吃干净的。”

“好吧好吧,等一下,这个果酱是荔枝味的还是香蕉味的?”

“那是酱油,少爷。”

迪克挠了挠头,好吧,这也不能全怪他,毕竟这方面他也没有一个合格的老师,他做的东西能吃的大概只有泡麦片,有那么一次,心血来潮的沃利在吃了他做的罗宾版小甜饼后差点和他绝交。

他一转头,看见一个小男孩在玩具专柜四周四处张望着,扁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大概是被拥挤的人群和家长挤散了。

哈,现在是正义的小警察迪克格雷森的的出场时间了,迪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面带微笑的走向小男孩,完全没注意阿尔弗雷德身旁的少年以及面前小孩手中的刀片。

………

片刻后,两个小身影在黑漆漆的街道间穿梭,飞快的躲进第四街道的一个小仓库里。

“干得漂亮,提姆。”杰森抛了抛手中的做工精致的钱包,哈,里面的钱估计够他们吃上一个月饱饭了,提姆转了转右手中的刀片,这种专门给小偷制作的刀片足够坚硬和轻薄,能够让一个小孩在扑进青年怀里时割开他的口袋拿走里面的钱包——就是他左手里的这个屎黄色的小包,真是够丑的,提姆撇了撇嘴,从他被杰森捡到已经过了两个月了,骗人,偷东西,装哭,这些事他如今做起来也是驾轻就熟,可他还是不喜欢干这种事,他过去所受的教育明确的告诉他这是不道德的,但他和杰森都还要吃饭,杰森的脚和他的病已经好了,可是马上就要入冬了,小仓库虽然能够遮风避雨,但显然还做不到冬暖夏凉,他和杰森的那床捡来的小薄被可不够过冬的,所以他们必须靠这种方式“赚钱”,否则他们就得冻死,提姆用力甩了甩头,把这些想法抛出脑袋,这就是他现在的生活,他和杰森都没得选,他已经足够幸运了,在短暂的街头流浪之后他就遇上了杰森,这家伙虽然嘴巴臭,但却宁愿自己挨饿也要让他吃饱,这两个月里他一次也没挨过饿,对于他这种人群来说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自己已经得到够多了,在…..在那场变故之后,杰森是最像他家人的人了,所以杰森让他偷东西他就偷东西,让他骗人他就骗人,这是一个哥谭流浪儿的生活方式。

杰森看出提姆的心不在焉,心里叹了口气,他能看出来提姆原来应该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富家小少爷,至于为什么会流浪街头为什么会差点死掉,杰森从来没问过,他一向知道什么是该问的什么是不该问的,何况这种故事在哥谭一般都有些个套路,无非是家族变故,公司夺权之类的,他更能看出来提姆对这些事情的排斥,但这些事情他也没办法,他们这些孩子是社会最底层,能活下来就是最重要的,无论他们原来是谁,现在他们都是在哥谭公民序列表里都找不到名字的人,他们没得选。

“啊!”提姆突然一声惊呼,“怎么了怎么了?”杰森赶忙凑过去,提姆有些颤抖的把手里的屎黄色钱包递给他。

“真丑”杰森嘟囔一句,打开了钱包“怎么,里面没有钱?干!”杰森猛地骂了一句,只见钱包里的警徽在夜里闪闪发光。

………..

“我….我们偷了个条子?!”杰森忍不住捂住了脸.


如果提姆是杰森养大的

第一次写,本来是想写个二桶养大弟弟并于企图拐走弟弟的氪星人斗智斗勇的(what?)故事的,可是啊啊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当练笔了,其实大少完全没出场,占21tag抱歉

犯罪小巷,臭名昭著的哥谭市最臭名昭著的地方,托马斯韦恩是这座历史悠久的黑色城市最受人爱戴的慈善家与医生,他与他的妻子大概拥有着大半座城市,他们创建的各种基金会,医院和学校至今仍在为这座病重的城市输送氧气,但哥谭从来都不是一座会给予回报的城市,托马斯韦恩与玛莎韦恩在这条小巷中收到了哥谭的回应,掺杂着血和悲鸣。

但犯罪小巷却是如今哥谭最干净的一角,几乎每个犯罪分子都知道这条著名的小巷,但从来没有人真的敢在这里犯罪,这和蝙蝠侠对这条小巷的着重保护有着密切关系。
但凡敢在这条街道乃至四周的三个街区内实施阴影行为的人都会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你在这里遇到的蝙蝠侠绝不会只是把你关进监狱那么简单。于是在哥谭犯罪界有着这样一个共同的认知:
这里是蝙蝠的领地,这里是禁区
哪怕是哈维登特与企鹅人也不会轻易涉足这里。
“所以对于一个混迹街头的流浪儿来说还有比这更棒的地方吗?”杰森对自己说道,不用担心小偷,流浪汉,不用担心被黑帮火拼波及,当然,这里有其他流浪儿,但杰森陶德也不是好惹的,在离犯罪小巷旁的一个废旧小仓库里,杰森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面包,暗想到。自动忽略了自己营养不良的十一岁身板在流浪儿中也并非占有优势的那一部分人的事实。
好吧,杰森舔了舔手上的面包屑,杰森陶德一般来说不是好惹的。
但在哥谭,你好不好惹并不重要,运好不好才是关键。何况自己还有一个生病的小孩要养,杰森咧咧嘴“干!”为啥非得让他遇见这么个发烧的小破孩。
杰森回头瞟了一眼身旁的小孩,这个小孩的运气很好,他住的这座小仓库原来应该是用来放生产中有瑕疵的床垫的,这里还剩一个,这让这个发了低烧的小孩不至于睡在地上。当然,杰森也不用睡地上
“注意语言,杰森。”小孩皱了皱眉头,揉了揉自己的蓝眼睛,“别好像和我很熟一样,你的病好了就得走。”杰森有点不耐的甩了甩头,他不知道也不是很想知道这小孩是谁,他只知道这是个麻烦,鬼知道他昨天是怎么鬼迷心窍的打算救一救这个小鬼的,他连自己都不知道能活多久。
“杰森,你的右脚还是去找医生看一看比较好,这样下去会留隐患的。”小男孩并没把杰森的恶劣态度当回事,而是认真的对杰森说道。
杰森有点警觉,“哈,你怎么知道我脚的事的?”
“太明显了,你走路的时候会下意识让右脚前脚掌先着地,坐下的时候会放平右腿并时不时的捏自己的脚后跟,今天下雨时你有注意不让右脚碰水,我猜那里已经发炎了,我们俩中你才是病的更重的那个,杰森,你应该去找医生。”男孩盯着杰森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再次强调自己的建议。
“然后被骗光身上所有的钱或者被某个变态医生关起来做实验吗,谢谢,我觉得自己很好!”杰森有些慌乱,这孩子的细心令他有点恼羞成怒,被看的一清二楚的感觉对他来说也并不好。这让他的态度有点失控。看着小孩有点萎靡的精神状态,好吧,他和一个生病的小鬼置什么气。
“好吧好吧,你叫什么?”杰森突然对这个小麻烦起了点兴趣,这小家伙有点意思,也许他的运气没他想的那么糟糕。
小孩看起来很高兴能多聊几句,飞快的答道
“提摩西,提摩西德雷克,你可以叫我提姆”

Cyclops:

在b站上找到的很燃的视频,av4585141,在此诚挚推荐一发。音乐出自《A shot in dark》。相关资料:

正义黎明
策划:尘埃
原曲:Within Temptation - Shot In The Dark
填词:八方&散茗&植谖&阿酌&微桑&谢诸&尘埃
演唱:清祀Tinnie&千火翎
和声/混音:清祀Tinnie
海报:菟子
PV:塞北羽山
鸣谢:Alaneyes.亚兰

【超人-八方】[清祀]
途经千亿星球,绵延万里旅程
最后拥抱这城,停驻这片天空
孤独吗?最无私英雄

【蝙蝠侠-散茗】[千火翎]
游走虚伪浮华,栖身黑夜之中
偏以凡人身躯,挑战神所不能
沉默着 他隐去面容

【神奇女侠-散茗】[清祀]
将真实紧握手中
面对世间不公
但意志从未屈从************ 

【闪电侠-植谖】[千火翎]
他挟裹时间飞奔,流去的剪影
心如何铺陈,在有限永恒
【绿灯侠-阿酌】[千火翎]
将散佚的星火,在指间聚拢
承受宿命赠予他的孤勇
极夜里有灯
照希望隽永

【火星猎人-微桑】[千火翎]
从孤星,从孤身,从孤夜,从孤心
奔逃去,更温暖,更缠绵,更透明的烈焰
他独自聆听

【海王-八方】[清祀]
至深渊,至极地,至孤岛,至他乡
流浪过,这灯塔,这王座,这大洋
天幕下他举起权杖

【钢骨-微桑】[千火翎]
对与错或一和零
哪颗心做决定
谁包裹得太坚硬

【夜翼-谢诸】[清祀]
且听来讯这风中,多光辉黎明!
去往暗夜,也可耀一刻天星
【沙赞-植谖】[清祀]
而随后是火,吼过夜的刻印
指给人看,奇迹尽头深信
他寄去晴空——
致爱与童真
他寄去晴空——
说梦与笑容
他寄去晴空

【绿箭侠-尘埃】[千火翎]
弓与箭,代号正义
悲或喜,尽敛于心
随夜行,自诩神明
拯救的,更是自己——

【总1-阿酌】[合]
战斗在天穹地狱,怪物或神明
穷极一生,秉承正义的修行
【总2-谢诸】[合]
终有一日与你,展开愿许图景
往来人世,称颂自由魂灵

【总3】[合]
于星空瞭望,将罪恶搜寻【散茗】
再以此身,迎来最耀眼天明【八方】
【总4】[合]
血肉堆砌铁骨,撑破灰冷暗影【微桑】
绝口不提,身后洒落余烬【植谖】
在正义黎明!留存的奇迹
在正义黎明!独绝的期冀
在正义黎明!【尘埃】

😊我只想说,官方先动手的😂是不是有种:啊沃利和爸妈一起出任务的感觉
沃利真的不是绿红亲儿子么😂

【段子】上海超与上海蝙蝠侠

😂😂😂

来自亿万光年:

 上海蝙蝠侠曾经是旧上海的暗夜骑士,在他活跃的时代,这个毫无超能力的男人用自己的力量保护着这个繁华却奢靡的城市。


 突然有一天他被妖怪吸血或者别的啥原因反正变的嗜血还失去理智伤人,被误以为是妖怪然后被道士封印在某处。


n年后封印解除,上海蝙蝠侠归来 ,时代变迁 岁月流逝。世界有正义联盟,甚至上海有了超人,已经没有人需要他了。




蝙蝠侠看着眼前身穿红黑色制服,漂浮在空中的少年,嘴角抿了抿。


“滚出我的城市,超人。这是我的上海。”


“凭什么啊!我是上海户口好吗?!”


------


哎好想看这样的文!



【段子】听说有了哥谭侠

话说哥谭少女好像要变成常驻人物了?其实我以前一直没仔细看所以一直以为哥谭胸口纹的是G来着😂

来自亿万光年:





听说老爷刊有了新角色俩个哥谭侠,胸口有一个硕大的B字。于是产生以下脑洞。


ps,还没开始看重生,所以以下段子与重生剧情并无关系。只是看到名字的脑洞段子。




(1)


蝙蝠侠看着俩个新来的小年轻,奇怪的品味,毫无创意的颜色搭配,落伍的面具款式,呵。


他面具下的眉皱起,浑身散发出不悦的气息。


蝙蝠侠冷漠的、用低沉的蝙蝠侠式的声音开口:“哥谭,滚出我的哥谭!”


达米安扛着刀附议:“这是我父亲的哥谭!”


哥谭侠:“………………”




(2)


偶尔大超又路过哥谭,正巧遇到了夜巡的蝙蝠侠。他完全做好了被蝙蝠侠毒舌的准备,要知道如果哪一天蝙蝠侠用温柔的语气欢迎他来哥谭作客,那他才要觉得惊恐。


果然,蝙蝠侠一见超人就惯例的说了一句:”超人,滚出我的哥谭。“


第二天报纸头条”蝙蝠侠放话警告超人远离哥谭侠,最佳拍档疑似散伙!“


超人:”wtf????“




(3)


超人:”B!“


蝙蝠侠没反应。


哥谭侠们看了看自己胸口的字母,茫然的看向超人。


超人:”呃,我是在叫BATMAN,话说回来你们为什么要在胸口印B这个字母而不是G,既然你们的代号是G,那应该印G啊!”


“可您的胸口也印着S……”


“当然我的胸口的S并不是因为我的代号,这是我的家族的标志……“


哥谭侠:”…………!“卧槽原来超人胸口的标志不是super的意思吗?头一次知道!






(4)


小丑很不高兴。


阿卡姆的犯人们也很不高兴。


哥谭的罪犯们,自觉比其他城市的罪犯要高贵。


因为蝙蝠侠的制服品味正义联盟第一!logo的设计也更具时尚感,神秘简介,而不是傻乎乎的在胸口印字母。


然而这一切都因为这俩个哥谭侠毁了!


他们居然把字母印在胸口!而且他们明明叫哥谭侠却不印G!




(5)


达米安一开始也嘲笑了哥谭侠胸口印字母的品味,但是被阿尔弗雷德提醒后,再也笑不出来。


他的罗宾制服也在胸口有个R字!


“该死的格雷森!都是他的错!”




(6)


蝙蝠侠发烧生病,无力去夜巡,阿尔弗雷德勒令他躺在床上修养,布鲁斯只能嘱咐迪克代班。


布鲁斯:“哥谭交给你了,好好保护哥谭。” 


迪克沉思了一会,问:“……你指哪个?男的那个,还是女的那个?” 




(7)


杰森有一次又中二病发作了,他冲着蝙蝠侠大喊:“布鲁斯!哥谭需要一个更好的蝙蝠侠!我就是!”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哥谭侠:“不!不要为了我们打起来! ”




(8)


被科普了哥谭侠为何的杰森嘲笑:“居然在胸口印了B!他们简直就是蝙蝠侠脑残粉!”


提姆:“在胸口印了蝙蝠logo的人居然有勇气说出这种话。”